不死树

随着时间腐朽

(轰爆)Mania

俗套的血族狼人pwp,相爱多年的老夫老妻前提,开得很累的5k字扭扭车。

两个年头没认真敲过字,非常干巴巴,非常难吃,点开前请三思。

ooc ooc ooc 人物属于平哥ooc属于我

请走石墨:点我看轰爆城堡.avi


;ω;都是些永远也画不完的鱼 反正坑也填不上了就发了吧

感觉这对有点冷没什么粮呜呜 我好想看琴师弹奏的时候妖狐不懂欣赏觉得吵打断了琴师弹琴 然后琴师把他按在地上 操他 s他
【一边操一边给自己身上加“余音”“新回合 速度+8”“余音”“新回合 速度+8” (…………】

无题(晴明x妖狐)

如你所见这是一个拉郎
抱着“明明脸狐对美丽的事物有病态执着那为什么对晴明没有感觉我觉得晴明也很美丽啊!!”的想法然后写了这个
ooc ooc ooc 重说三




“我不是说了,如果你再出来作恶我就会除掉你了吗?”
“你怎知小生出来就一定是作恶呢?”
真是一位不速之客。
对方边说着边把玩着手上的折扇,语气似是隐隐携着笑意,一张奇异的面具遮住了他的大半面庞,看不见他的表情,唯见他的嘴角微翘。
妖狐说出的话从来都琢磨不透究竟是真是假,狐狸是狡猾的生物,狐妖也一样。
所以当对方表明他改邪归正想要跟随自己,并说原因是跟随自己会遇见更多美丽的少女之后,晴明也没把这些话全都信以为真。但晴明还是好整以暇地颔首同意了——如果他再在自己面前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大不了画符把他收了便是。
这只狐狸跟随自己的真正目的,晴明还是很有兴趣想要知道的。
意外的是妖狐还真的两个月来一直乖乖跟在他身边,一个风刃一个风刃挥得很是卖力。除了每次外出碰到鲤鱼精或者跳跳妹妹之类的妖怪他总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却也没再作出要将谁制成标本的惊悚发言,也未有过出格的举动。
晴明并没有忽略妖狐偶尔向他投来的有些异样的眼神。他假装不曾发现,其实从这两个月来妖狐各种有意无意朝他身边贴近、似在确认着什么的动作来看,他已经猜到了几分。
不过这恐怕也不是妖狐最开始的目的吧,发现自己身上有狐妖同类的气息只是对方计划中意外的一环。
晴明始终对妖狐心存不信任,偏偏表面总是能自然摆出信赖对方的神情。兜兜转转倒也分不清到底谁在给谁下套,谁在降低谁的警惕性,最终先按耐不住想要出手的那方会先一步满盘皆输。
而晴明的耐心向来很好。
开头便说过,狐妖都是狡猾的,而晴明虽然现在的身份是阴阳师,可他身上也可是淌着一半狐妖的血。
“小生是被你摆了一道呢……你从什么时候发现的?”
事情终于是在某个夜晚有了进展。
被“缚”束缚住的妖怪动弹不得,那张面具也在刚刚短暂的交手间掉落在地,露出一张漂亮得有点过分的脸,只是散乱的银发让他看上去稍显狼狈。
“一开始。”晴明放下手中的书卷,抬眼看向妖狐,书案上那盏点起的烛灯给他同样姣好的脸庞镀上朦胧的线条,火苗映在他的眼中跳跃着,把他眼中淡淡的莫名的笑意融得看不分明。
“……不愧是……你啊。”
妖狐被晴明的回答噎了一下,好半天才从齿缝里憋出这样一句话。
“不,谬赞了。”晴明勾了勾嘴角,“为了把我制成标本,你忍了两个多月也是幸苦了。”
“我唯一不懂的一点是,你为何会选上我。”
妖狐沉默了许久没有回话,金色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晴明,晴明也大方地对上他的视线。这不是晴明第一次看见妖狐面具后的脸,但这是他第一次认真仔细地看。
要是妖狐脱掉面具和女性搭话的话,大概无论是人是妖都很难拒绝吧……他漫无目的地想着,见妖狐还不回话,曲起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叩击着案面,也没有主动开口打破这片沉默的意思。
“你接下来会拿小生怎么样?”
这话题转得着实生硬,罢了,不想说就罢了,他没有逼迫妖的习惯。
他轻轻叹了口气。
晴明到最后心还是软了,没有直接收了妖狐,而是让他继续跟在自己身边。输给了自己两次,怕是不会再起歹心了。
说实话,那天夜晚得知妖狐的真正目的时,他是非常讶异的,毕竟他从未往这方面考虑过。因此他把妖狐留下来也没考虑过自己会真的被对方带动着动了情。
狐妖大多都长得极为好看,并且天性媚人。前者晴明是早早知晓的,后者是有了亲身体验才懂的。


-没有然后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东西-
2016/9/29 下午

无题 安利向(酒茨)

大多都是19级剧情的台词 卖个酒茨这对cp的安利而已()
ooc属于我



他说,能填满他孤独的人,不是我茨木童子。
话音落下我一瞬间愣在原地,作不出任何的反应,直至目送他从我眼前离去,我才如梦初醒般低声喊了他的名字。
自然是得不到回答了,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涩味蔓在我的喉头,活像误吞了一颗没熟的李子,不上不下。
后来,他又说,他身边没有朋友、也没有女人,唯独酒可以排遣他的孤独。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眶泛红,一边说着还一边不停歇地一口一口灌自己酒,身上的酒气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浓烈,衬得他此刻愈加颓废。这样的酒吞童子,这样的酒吞童子啊,已经不复当年的强大,不复当年我追求憧憬的模样。
我又恨又悲。
我恨那个使他变得这般脆弱的女人,又悲于无能为力的自己。
我做不了任何的事情,想尽办法去帮助你,被你冷眼相待、避之千里,填满不了你内心的空洞,也排遣不了你的孤独。
我们也再做不到像以前那样月下饮酒三两杯,再做不到像以前那样战意盎然斗个不休不眠。为什么非得因为一个外人,连交谈都变得奢侈,连战斗都变成逼迫。
难道我就不能安慰和陪伴你吗。
我垂下眼睛,抬高声音问他,却依旧没有得到回答。
不回答也罢,我也早就知道答案,对方现在心心念念的只有他爱上的那个女人,除了那个女人以外,恐怕任何或人或妖所谓对他的“安慰”和“陪伴”,对他来说还没有一盏酒的存在意义大。
我闭上眼睛,一声长长的、长长的叹息无形地消散在空气里。
可我仍是会一直追随他,厌恶我也好,躲避我也好。其实从初见他并败于他强大到令人战栗的力量的那一刻起,我就清楚无法自拔的一切便有了个开端。
那是源于我内心叫嚣着的最真实的念想,被他折服,被他支配,臣服他,深爱他,将一切交付于他。
这是我对他一点卑鄙的、自私的欲望。
也是我对他一点卑微的、自愿的情感。
我的挚爱啊,酒吞童子。

一口不成功的睦皋粮

ooc注意 很短 看着玩就好


以为会是很冰凉、很不真实的触感,却出乎意料地感受到了温暖和柔软。双唇相贴的片刻明明惊喜地尝到了不输于巧克力的甜腻味道,分离后嘴角竟留不下一点点的余香。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硬要形容的话,就是稍微有点,不可思议。
到底还是纯情的没有接吻经验的小男生——皋月很坦诚地红了脸,神色紧张,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放在被子外的手也无意识地揪紧了被套。
与皋月不同,被突然亲吻了的睦月反而只经历了短暂的惊讶就恢复了从容。他们两个躺在床上,侧着身子面对面,两双浅碧色的眼睛,一双带着明显的无措,一双带着浅浅的笑意,视线难以避免地交叠在了一起。
“这是……皋月新的恶作剧吗?”
“才不是……!恶作剧什么、的……”皋月立马辩解道,声音在对方的注目下不由自主地越来越轻。他咬了咬唇,下一秒紧揪着被套的那只手就被对方的手轻轻覆上,他愣了下,手松开的瞬间对方便顺势与他十指相扣。
“那是认真的?”
睦月一边问着,一边将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形。他的额头抵上皋月的额头,鼻尖挨着鼻尖,每一次温热的呼气都能洒在彼此的脸颊上,有些痒痒的。而皋月的呼吸要紊乱一点,他张口,对于睦月的问题想回答些什么,但话语哽在喉咙里不上不下,进退两难。
“不想回答的话也可以不回答哟。”
睦月抽开了与皋月扣着的手,转而抚上后者还微微发红的脸颊,接着凑上前去,完成了这个晚上的第二次接吻,简单的嘴唇相贴,好似不带一丝杂念,可又有难以言喻的情感沉淀在了彼此的眼眸中,看不真切,朦朦胧胧。
“其实我知道的,皋月。”
他唇角翘起的弧度就跟方才的亲吻一样温柔到令人着迷的程度。他看着仍未反应过来的皋月,嘴唇翕动,一个音节一个音节,无声地吐出单纯又青涩的爱语。
Daisuki。
最喜欢你了,皋月。
终于缓过神来的皋月,慌乱地翻了个身不去看自己兄长那张温柔的笑颜,卷着被子一起咕噜咕噜滚到了床的边缘。他将身体蜷在一起,头捂在被子里,声音听上去闷闷的。
“睦月……太狡猾了啊。还有……”
他顿了一下,也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偷偷地笑了起来。
“我也最喜欢你了,睦月。”
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与幸福。

面具与玫瑰(太中)

你的面具下藏着什么?
你好像问了我一句是不是喝醉了酒,我回答怎么可能,我还很清醒,瞧,我正吐字清晰地问你,你的面具下究竟藏了什么。你那张我看着憎恶的脸庞现在大半都被这幅纯白色的、和你头上的帽子一样没品位的面具遮盖了,徒留一双澄澈的蓝眼睛牢牢盯着我,倒是让我觉得怪磕碜。可你绝不会平白无故地这么做,你究竟想对我隐藏什么,我没有那个功夫和余力去揣测,所以没有什么是比直接发问更直接的了——就算此刻你久久未回话,恐怕还计较着我喝了你珍藏多年的美酒这件事。
我晃了晃酒瓶,确定里面已经没有酒了,就随手把酒瓶子朝你的方向扔去,下一秒便听到了“哐当”一声瓶子砸在地上碎裂的声响。我一边用启瓶器开第二瓶酒一边嘟囔着你怎么现在连个瓶子都接不住了,回头望向你的时候你依旧坐在那里一动没动,一双澄澈的蓝眼睛依旧盯着我一眨不眨。和我这个总是习惯摆出笑容的人不一样,你的表情可要比我丰富的多,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甚至不怎么需要去看你的眼睛,通过你表情的细微变化都能猜到你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这次情况有了些变化,我看不到你脸上的表情,所以我看进了你的眼睛,可笑的是我竟然没有读懂你眼里的情绪,因为里面空荡荡的什么情绪都不存在。
这是第二瓶了。我说。你不阻止我吗,真奇怪。
你回了一句无所谓,一瞬间让我以为是幻听了。你居然说出无所谓这三个字。这让我惊奇,我下意识掐了掐自己的手臂,下手时没敢掐太狠,因为觉得就算是梦也不错,既然是个不错的梦那何必这么执着于醒来。我哈哈笑了两声,喊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说着就把酒往杯子里到,没个准头,酒液溅得到处是,喝下一口昏昏沉沉地回忆着,今天早上的太阳似乎还是从东边升起来的。
这的确是梦吧,我想。所以你在这里,戴着和你头上的帽子一样没品的面具和我对话,而面具下藏着什么,我是知晓的,我明明是知晓的,你什么都没有藏,你没有东西可藏。只要我摘下你的面具,两颗漂亮的干净的蓝色珠子就会咕噜咕噜地掉下来滚向阴暗的角落,构成你身体的洛丽玛丝玫瑰就会软绵绵地散落一地迎来枯萎的结局,这是我最不想见到的。我愣愣地看着你,一口又一口地喝着酒,直至视线模糊再也看不清东西为止。

意识流双黑

群里人开灵车 我就小小的我流一下其中一段(… 我自己也看不懂我在写啥


我被卷入了漩涡之中,蓝色的、巨大的、无法揣摩的漩涡。我那般真切地在冰冷的流水之中体会到了窒息感,可我仍旧怀疑那是我苍白脆弱的臆想。
假如这是臆想的话,让我更加地沦陷进去也没有关系的吧。
这么想着的我,闭上眼放任自己随着水流不断下沉。寒冷和缺氧使我痛苦,可我又不得不承认我脑海中的欢愉,那不是酒精能带来的短暂的欢愉——那是一个名叫“中原中也”的人给我带来的欢愉,它尖锐、残忍又混着些疼痛,我想它大概会永远永远占领我脑海里的一席之地。
可我的永远会有多长呢。
我再次睁开眼时,竟惊讶发现这漩涡的蓝色其实就如他的瞳色那般美丽。可能我看见的就是他的眼睛,但是那条我所期待溺水而亡的河流,又为何此刻被悲伤污浊。

DK小鱼干

【听林肯公园的leave out all the rest开的脑洞】
【略意识流 DK/隐KJK(真的很隐) 意义不明 ooc】


“Spade,我做了一个梦。”
他的声音略显嘶哑,不知是因为情欲还是对于他口中那个“梦”的后怕。他用他冰凉的手反复地摩挲我的脸颊,视线轻飘飘地附在我的脸上,焦距却没有定格在那儿。
“我梦见你又离开了我。”
在他最后一个干涩的音节落下之后,我恍惚间似是听见了海浪拍打沙岸的声音,那声音深深浅浅地敲击在我的耳膜,就如某种古老生僻的摄魂咒语,勾起心中脆弱之地的一抹触动,牵连出澎湃的难言的苦痛。
我有些无措,直到他一个挺动的动作让我的呻吟声情不自禁地溢出喉咙。破碎的词语和粘稠的腔调,最终尽数消逝在逐渐升温的空气中,像是溺水之人张开口腔涌出的气泡,翻滚着向海面浮去,却又一个个碎在了水流里。
“像当年一样,带着讨人厌的笑容……”
我甚至分不清他此刻究竟是恐惧、愤怒、还是悲伤,就像我分不清当年我的离去,留给他的究竟是憎恨、懊悔、还是扭曲。
他的话说到这里就没有再说下去。
然后他俯下身,捧起我的头,给予了我一个并未深入的吻。我感觉到温热的液体随之滴落在我的脸上,一滴接着一滴,悄无声息,却痛彻心扉。
阳光就在那海面之上,氧气就在那海面之上,就在近在迟尺、触手可及的地方。海鸥在天空中凄厉地叫喊着,似在叫喊着我的名字,扇动着翅膀来回盘旋,迟迟不肯离去,
他的手掌一次次抚过我裸露的肌肤,他的欲望一寸寸往我体内更深的地方开拓,他眼中的尖锐情感一点点融化在那水汽之中,转变为缱绻的贪恋、至深的执念。
如此令人喟叹。
这是我在黑暗中所偿还的过错,这是我在窒息中寻求得的救赎。
我终是选择了在深海中不断下坠,或者说,对我而言,根本不存在其他的选择。
有个词叫做“报应”。
我看见在空中盘旋好久的海鸥被人打伤了翅膀,重重地摔在了陆地上。我鼻子发酸,却根本留不出泪来。

DKD小鱼干

【鸡血产物 /《Undefined》的世界观/ooc注意】
【Bgm:Baby One More Time-Brutney Spears 其实和内容没啥太大关系…?但是是听着这首摸完的(。】


我感觉到,有一只手从后轻轻蒙住了我的眼睛。
“别动。”
简单两个字令条件反射想要回击的我立马乖顺了下来。
“欢迎回来,President D。”
“……”
那位大人没有回应我,而是用另一只手环住了我的腰际,把我带入他的怀中。他将下巴抵在我的颈窝处,温热的呼吸声洒在我的耳畔上,让我不禁觉得有些痒,想要挣开这个怀抱,却又因为服从的本能而作罢。
“您……怎么了?”
我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没事。”他这一次快速地回答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听上去声线有些颤抖,“别动……维持这样就好。”
我不由得更加困惑——他对我冷嘲热讽也好,施虐于我也好,我都不会觉得奇怪。可他此刻似是褪去了一身傲气来拥抱我,这本是我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因为太过离奇、毫无道理。
我踌躇了一会儿,却还是没再说什么,任由他将我环得越来越紧,像是生怕一放手我就会变成鸽子飞走一样。我的眼睛依旧被他蒙着,除了能从指缝中感受到几缕的灯光外看不见任何东西,这就导致了我的其他感官变得更加灵敏,我嗅到了一抹很淡很淡的血腥味,而那味道的源头是他。
“President D,您受伤了?”
我开始变得不安,一瞬间成堆的疑问掠过我的脑海:他怎么了?他刚刚到底去哪了?他被谁弄伤了?……该死。
我咬了咬唇,攥紧拳头,心中的不安渐渐转化为愠怒。
伤害他的人,都不可饶恕。
“King,我说了,我没事。”
他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随后我的双眼就重新见到了光明,腰上环着的手也收了回去。我难受地眨了眨眼,适应了光线后,转头便看见他步履有些蹒跚的背影。
“President……”
“够了!”他背对着我,近乎歇斯底里地喊道,而后身体一震,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接着自嘲般笑了笑,“不用跟过来,回到你自己的岗位上去吧。”
于是我伸出的手就这么僵在了半空,直至他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才如梦初醒想起将它放下。
我听得出最后他的语气里蕴含多少失望。
您在……失望什么?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诸多情绪纠缠在一起,让我的大脑一阵一阵地发痛。我蹲下身抱住头,隐约有模糊的片段不断闪现在脑海,我想抓住它们,却又因为捕捉不到而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