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我说我杂食第二没人敢第一

Smoker(おそ一)

一松忘记小松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起烟的,那本就被时间模糊的记忆陷入了那人缓缓吐出的烟圈中,愈发看不分明起来。
可他的确已经习惯了对方会在某一个平凡的阳光普照的日子里懒懒散散地倚靠在窗边,打开常用的那只红色的打火机点起一支烟,不会马上去抽,而是先静静地享受着那根烟在手中燃烧的过程,待到了三分之一他才会弹掉那些烟灰,再放进嘴里深深地吸下一口——不得不说是有些奢侈和浪费的行为。
“抽烟死得快,小松哥哥。”
偶尔一松会在一旁插嘴道,堵在口罩后的声音闷闷的,暧昧得听不出到底是提醒还是讽刺。
回答他的从最初一个写着“无所谓”三个大字的笑容,到现在的一个深吻,灰白色的烟在唇舌纠缠的间隙漾开,难免引得吻毕后他一阵咳嗽。
“吸二手烟也是一样的。”对方习惯性地蹭蹭鼻子,那双弯起眼睛泛着狡黠的光,“这样到时候一松就可以和我一起死了。”
不愧是人渣长男松野小松的发言,一松发誓没有听过比这还恶劣和糟糕的情话了,偏偏他还被这吃得死死的。
后来一松趁小松不在的时候忍不住也偷偷去抽了根。尽管吸了这么久二手烟,真正吸烟他果然还是不能习惯,特别是第一口,吸得太猛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慢慢适应了抽烟的感觉——硬要说的话,像小松之前的每一个吻,颓废又放纵,诱惑着人忘掉周遭的一切再堕落其中。苦涩感在味蕾上扩散开来,并不是什么好滋味,他却不禁吸了一口又一口,沉醉般地注视那腾起的烟雾,直至那烟雾似隐约幻化出了某个熟悉的脸庞,他才扯了扯嘴角,挥手把它打散。
有些人像烟,会让人上瘾,明知有害却不肯戒掉。你心甘情愿地任由那仿若尼古丁般的的感情渗透进身体,渗透进心里,最后与你融为一体,夜晚都出现在你的梦里。
“来一根吗?”“嗯。”
小松忘记一松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起烟的,那本就被时间模糊的记忆陷入了两人缓缓吐出的烟圈中,愈发看不分明起来。
“果然是为了想和我一起死啊。”
轻佻带笑的话语消逝于紧贴的双唇间,双方都知道自己就如那烟草的味道,令对方着迷到难以自拔的程度。

2016/2/10 下午

用用看lft…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