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不会追星的画手不是好写手

宗教水陆段子

空松是这个镇子的神父。
他今天和我聊天的时候对我说,每一个前来教堂忏悔的罪人都是迷途的羔羊,他的教诲只是给他们指明了通往光明的路。
我回答道,你做得很好。
听到我的话后,他对我投来了我十分熟悉的虔诚眼神——又来了,又来了,这种眼神,虔诚到令我感到不适的程度。
你看,那双清澈得好似没有任何杂质的眼睛里,完完整整地映出了我的身影。但是我知道的,他仅仅是在看着他脑海里所崇敬的神明,他眼中的那个身影有着一副无所不能的伟大模样,而那并不是我。
像往常一样,太阳下山后他离开了这里,我踏在湖面上静静地目送他走远,直至再也看不见他我才慢慢沉回了湖底。冰凉的湖水抚过我的身体,我在水流中疲惫地闭上双眼,恍惚间意识到自己已经末路穷途。
世人都说神明没有七情六欲,的确如此,现在产生了人类情感的我,只是因他而诞生的“我”而已。
这实在是太过荒唐的感觉了,可我约莫能理解为什么从古至今这么多人类都执着于它了,因为它会给你无限的刻骨疼痛,也会给你无限的美好遐想。
……如果是他的话一定承受不了这份感情吧。
这么想着的我,和他之间终究是隔着一个神明的距离,明天也好,后天也好,大后天也好,一直到他不在了,将这距离定格成为时间也无法泯灭的永恒。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