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我说我杂食第二没人敢第一

おそカラ段子

小松看到了那个人的火。
那团小小的火焰在风中摇曳着,一副随时都会熄灭的可怜模样。可出乎小松意料的是,那火焰远比看上去要顽强,不管吹过的风有多大,它依然在黑暗中咬牙燃烧着,尽管晕开的火光如此的微弱和渺小,他仍觉得温暖得好比太阳。
没有人注意到那个人的火,他们只看到了火焰燃烧生成的铅灰色的烟尘,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好像他们什么都知道,实际上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是的,只有小松看到了他的火,在茫茫的人海中他一眼就看到了,仿佛那团火已经等待自己的目光等了很久很久,并且可以无止境地等下去,也不曾思考过到底等不等得到。
接着,小松迈开了他的双腿,步伐从缓慢到急促,最后竟是不自禁地奔跑了起来。他跑啊,跑啊,风打在他的脸上,刮得他脸生疼,他跑得累了,跑得喘不过气了,他也不停下。他推开眼前一个又一个碍事的人或物件,带着他的喜怒和哀乐,带着对一份感情不需要理由的信任,趁那团火还没随风去了之前,去追逐那团火。
近了,近了。
现在,就在眼前了。
小松咧开嘴笑了,然而鼻头一阵阵地发酸,他吸吸鼻子,终究没有在那双蓝眼睛的注目下流泪。他深深地看着那双眼睛,看见那双眼睛的深处涌起波浪,是惊讶亦是渴望,渴望他清楚地念出他的名字。
“松野……”
轻轻地、低低地,像是梦呓,像是呢喃,像是温柔的亲吻落在脸颊。
“カラ松。”
风停了。
然后他们拥抱彼此,像是拥抱着整个世界。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梵高】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