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不会追星的画手不是好写手

文风问卷(おそ一)

写着玩的…就填了一半…

1.用平时的文风写一个片段

他嚣张地张开自己宽大的翅膀坐在教堂正中央十字架的顶端。月光透过穹顶一扇圆形的玻璃窗,不偏不倚洒在他那张与我相像的脸上,却软化不了他红瞳中乍现的锋芒。他那在薄唇下潜藏了多时的獠牙此刻终于重见天日,似是下一秒就会刺进我的颈脖,恣意地泛着嗜血的寒光。
“舍得露出你真正的面貌了吗,混蛋恶魔。”
我毫不畏惧地对上他满载狂气的眼眸,身体里的细胞由于高度兴奋而躁动起来——我并没有被好战的本能而冲昏头脑,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明白纵使我在一票神职人员中再怎么强大,对上魔界最为狡猾的魔王也是不会有多少胜算的。

2.用小学生说话的风格写一个片段

今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吃完午饭,我本来想待在家里睡午觉的,但是妈妈说多晒晒太阳对身体好,所以我就从家里走了出来。说实话,我非常地不服气,明明我和小松都在家,为什么妈妈偏偏对我说这句话,难道是怕他出来会在太阳底下烧起来,而我是个不可燃垃圾?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阴郁了不少,尽管今天天气真的很好,可这并没有起什么作用,我还是一个睁不开眼的我,我还是一个缺乏热情的我,我还是一个垃圾的我。
干脆就这么失踪几天好了,小巷子里的那只黑猫走到哪,我就跟着它走到哪。我思忖片刻,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于是我高兴地迈开腿,准备到那去了,可是下一秒我又停了下来。
一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扰乱了我的视线,我找不到去那的路了。
其实天气根本没我说得和看到得那么好,我只是在骗自己,骗自己天气还很好而已。
我很难过,只得打消之前萌生起的念头,瞅了瞅手中那把红色的伞,没有撑开,慢吞吞地毫无目的地走在雨中。我相信自己现在酷似一只落汤鸡,也不知道妈妈看到了,会不会生我的气。

3.用死蠢欢乐的文风写一个片段

【听说帖子名要长长长长长才会有人看】我向我的哥哥开玩笑告白结果对方当真了怎么办 急 在线等
1楼【楼主】不可燃垃圾喵
……自古一楼不说事
2楼【会员】吃土少女吃土吃到吐

3楼【会员】14141414
哦齁
4楼【游客】
围观
5楼【会员】你伤害了我
感觉要火
6楼【游客】
我比较在意楼主是男是女
7楼【游客】
同ls
8楼【会员】好痛好痛好痛
lz人呢
9楼【会员】还笑一而过
火钳
10楼【会员】好痛好痛好痛
ls你和5l什么关系
11楼【会员】你伤害了我
↑你猜
12楼【楼主】不可燃垃圾喵
刚刚把哥哥支走花了点时间……现在借用弟弟的手机,我也不知道我能说多少。

4.用文艺的风格写一个片段

“杀了我吧。”
我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我面前的这个人,我最最敬爱也最最厌恶的兄长,还能摆出如此从容不迫的笑容,再轻描淡写地吐出这么一句话来,仿佛他自己的命都是他本人手中的一颗棋子,拿起与丢弃都来得这般熟稔。
枪口死死抵着他的太阳穴,我握着枪的手在发抖,手心也渗出了汗。
我可以从他半眯起的眼里看出他的不屑,我讨厌他对我的这种不屑,可我又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对我不屑一顾的资格。就好比如说,如果现在握枪的人是他,枪口下的是我,他扣动扳机一定不会像我一样犹豫。
不,谁知道呢……这得看我究竟位于他心里的哪个位置啊。
我眨了眨眼睛,忽然就有了一种想要不顾场合笑出来的冲动,然后我就真的大声笑了出来,只是笑得很脱力也很颓废,更像是一种自暴自弃。
因为就在刚刚我一下子想明白了,他是在赌,赌他究竟位于我心里的哪个位置,赌注是他的命。
“很好,你赢了。”我笑着对他说,垂下高举着的手臂把手中的枪扔到了一边,“我下不了手。”
接着我抱住了他,将头埋在他的颈窝,不知怎的,兴许是笑得累了,我开始哭,哭得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任他安慰似的拍着我的后背,一下又一下。

5.用新华社的风格写一个片段

新华社赤冢1月4日专电(记者:嫌味、豆丁太)
近日赤冢小区多栋楼房居民报警声称自己家遭遇偷窃,其中几对已婚夫妇表示小偷不仅抢夺钱财还刮花了摆在家里的结婚照、夫妻合照等等,最令人不解的是有位养猫的被害人家里的猫粮被偷了。经过一系列的侦查,警方断定作案人至少有两个。作案目的不明,但作案手法十分高超,现场几乎不留任何的蛛丝马迹,可谓是目前警方最为头疼的案件。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