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我说我杂食第二没人敢第一

oskr 一个坑

夜深了。
漆黑的房间里,唯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平稳又绵长。
他习惯背靠着我睡,而我则喜欢从背后环住他,张开五指与他的手掌相扣,再顺势把他揽进自己怀里,不顾他小声笑着喊痒的声音将头埋进他的颈窝蹭来蹭去,再依靠着姿势上的优势轻易压住他乱动的身子——不得不说的是,他的身体真的很暖和,一旦抱上就不是很想放手。
兴致来的时候,我会和他做爱。我比较喜欢开着床头灯做,他一开始总向我抗议说不要开,最后也任由我去了。不想开灯的原因无非就是他的羞耻心作祟,后来他也渐渐明白了和我一起其实根本不需要羞耻心这种东西,因为我掌握着他的一切,了解着他的一切,所以他也索性放开了自己,无所顾忌地呻吟和喘息。
平时我会对他说很多很多肉麻得要命的甜言蜜语,但做爱的时候不会。我会选择开着灯,抿着唇悄悄地在昏暗的光线里捕捉他表情的每一个细微变化,那些都是我爱着的瞬间,那让我知道他是真实的,也是真实地被我所牵动着的。我剥开他的睡衣,也剥开他那层保护自己的壳,窥见他藏匿于壳后的柔软,并为之深深着迷。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