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我说我杂食第二没人敢第一

DKD小鱼干

【鸡血产物 /《Undefined》的世界观/ooc注意】
【Bgm:Baby One More Time-Brutney Spears 其实和内容没啥太大关系…?但是是听着这首摸完的(。】


我感觉到,有一只手从后轻轻蒙住了我的眼睛。
“别动。”
简单两个字令条件反射想要回击的我立马乖顺了下来。
“欢迎回来,President D。”
“……”
那位大人没有回应我,而是用另一只手环住了我的腰际,把我带入他的怀中。他将下巴抵在我的颈窝处,温热的呼吸声洒在我的耳畔上,让我不禁觉得有些痒,想要挣开这个怀抱,却又因为服从的本能而作罢。
“您……怎么了?”
我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没事。”他这一次快速地回答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听上去声线有些颤抖,“别动……维持这样就好。”
我不由得更加困惑——他对我冷嘲热讽也好,施虐于我也好,我都不会觉得奇怪。可他此刻似是褪去了一身傲气来拥抱我,这本是我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因为太过离奇、毫无道理。
我踌躇了一会儿,却还是没再说什么,任由他将我环得越来越紧,像是生怕一放手我就会变成鸽子飞走一样。我的眼睛依旧被他蒙着,除了能从指缝中感受到几缕的灯光外看不见任何东西,这就导致了我的其他感官变得更加灵敏,我嗅到了一抹很淡很淡的血腥味,而那味道的源头是他。
“President D,您受伤了?”
我开始变得不安,一瞬间成堆的疑问掠过我的脑海:他怎么了?他刚刚到底去哪了?他被谁弄伤了?……该死。
我咬了咬唇,攥紧拳头,心中的不安渐渐转化为愠怒。
伤害他的人,都不可饶恕。
“King,我说了,我没事。”
他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随后我的双眼就重新见到了光明,腰上环着的手也收了回去。我难受地眨了眨眼,适应了光线后,转头便看见他步履有些蹒跚的背影。
“President……”
“够了!”他背对着我,近乎歇斯底里地喊道,而后身体一震,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接着自嘲般笑了笑,“不用跟过来,回到你自己的岗位上去吧。”
于是我伸出的手就这么僵在了半空,直至他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才如梦初醒想起将它放下。
我听得出最后他的语气里蕴含多少失望。
您在……失望什么?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诸多情绪纠缠在一起,让我的大脑一阵一阵地发痛。我蹲下身抱住头,隐约有模糊的片段不断闪现在脑海,我想抓住它们,却又因为捕捉不到而痛不欲生。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