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不会追星的画手不是好写手

DK小鱼干

【听林肯公园的leave out all the rest开的脑洞】
【略意识流 DK/隐KJK(真的很隐) 意义不明 ooc】


“Spade,我做了一个梦。”
他的声音略显嘶哑,不知是因为情欲还是对于他口中那个“梦”的后怕。他用他冰凉的手反复地摩挲我的脸颊,视线轻飘飘地附在我的脸上,焦距却没有定格在那儿。
“我梦见你又离开了我。”
在他最后一个干涩的音节落下之后,我恍惚间似是听见了海浪拍打沙岸的声音,那声音深深浅浅地敲击在我的耳膜,就如某种古老生僻的摄魂咒语,勾起心中脆弱之地的一抹触动,牵连出澎湃的难言的苦痛。
我有些无措,直到他一个挺动的动作让我的呻吟声情不自禁地溢出喉咙。破碎的词语和粘稠的腔调,最终尽数消逝在逐渐升温的空气中,像是溺水之人张开口腔涌出的气泡,翻滚着向海面浮去,却又一个个碎在了水流里。
“像当年一样,带着讨人厌的笑容……”
我甚至分不清他此刻究竟是恐惧、愤怒、还是悲伤,就像我分不清当年我的离去,留给他的究竟是憎恨、懊悔、还是扭曲。
他的话说到这里就没有再说下去。
然后他俯下身,捧起我的头,给予了我一个并未深入的吻。我感觉到温热的液体随之滴落在我的脸上,一滴接着一滴,悄无声息,却痛彻心扉。
阳光就在那海面之上,氧气就在那海面之上,就在近在迟尺、触手可及的地方。海鸥在天空中凄厉地叫喊着,似在叫喊着我的名字,扇动着翅膀来回盘旋,迟迟不肯离去,
他的手掌一次次抚过我裸露的肌肤,他的欲望一寸寸往我体内更深的地方开拓,他眼中的尖锐情感一点点融化在那水汽之中,转变为缱绻的贪恋、至深的执念。
如此令人喟叹。
这是我在黑暗中所偿还的过错,这是我在窒息中寻求得的救赎。
我终是选择了在深海中不断下坠,或者说,对我而言,根本不存在其他的选择。
有个词叫做“报应”。
我看见在空中盘旋好久的海鸥被人打伤了翅膀,重重地摔在了陆地上。我鼻子发酸,却根本留不出泪来。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