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我说我杂食第二没人敢第一

意识流双黑

群里人开灵车 我就小小的我流一下其中一段(… 我自己也看不懂我在写啥


我被卷入了漩涡之中,蓝色的、巨大的、无法揣摩的漩涡。我那般真切地在冰冷的流水之中体会到了窒息感,可我仍旧怀疑那是我苍白脆弱的臆想。
假如这是臆想的话,让我更加地沦陷进去也没有关系的吧。
这么想着的我,闭上眼放任自己随着水流不断下沉。寒冷和缺氧使我痛苦,可我又不得不承认我脑海中的欢愉,那不是酒精能带来的短暂的欢愉——那是一个名叫“中原中也”的人给我带来的欢愉,它尖锐、残忍又混着些疼痛,我想它大概会永远永远占领我脑海里的一席之地。
可我的永远会有多长呢。
我再次睁开眼时,竟惊讶发现这漩涡的蓝色其实就如他的瞳色那般美丽。可能我看见的就是他的眼睛,但是那条我所期待溺水而亡的河流,又为何此刻被悲伤污浊。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