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不会追星的画手不是好写手

没有play的浴室play(太中)

给泡子的贺文 泡子生日快乐——XD
*说好的要双A浴室play 可只有浴室木有play 连双A都看不出来(……
*全程事后 很短很短 没有意义的糖 ooc ooc ooc
*请千万不要嫌弃……




浴室里静了太久了。
发觉到这一点后太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朝关着的浴室门瞥了一眼,再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十一点三十分,中也是十点五十五分进去的。
“中也?”
他试着喊了声他的名字,却良久没有得到回答,只有隐隐约约的滴水声挤过浴室门缝传进耳里。接着他又喊了一遍,声音放大了些,浴室里头的人仍旧没有回话。
“在搞什么啊……还让不让我洗了。”
太宰烦恼地揉了揉头发,思忖了一秒后起身走到那扇紧闭着的浴室门前,摁了摁门把手——门意外地没有被反锁。
他把门推开,雾气缭绕,高温的空气里融进了他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还有不知从哪飘来的薰衣草的香味。他掩上门,伸手挥散眼前干扰视线的雾气,直至视线变得清晰,他看见中也半躺在浴缸里,水位漫过胸膛,双臂随意地搁在浴缸的两边,头微低着,后脑勺对着他,橘红色的一段湿漉漉的发尾耷拉在光滑的肩膀上。
他走近了点,手掌撑着浴缸的边缘附身凑上前去,发现浴缸里的人儿阖着眼,长长的睫毛在眼睑撂下密密阴影,胸脯一起一伏,呼吸声平稳又规律,完全一副睡着了的模样。他的双颊被热气蒸出红晕,白皙的肌肤也因为泡久了热水而开始透红,微张的唇瓣在柔和的黄光下闪着珍珠般的色泽,诱人亲吻,看上去那样毫无防备。
“作为黑手党的干部,就这么一副没有警觉性的样子真是感觉不靠谱。”
“……比你靠谱就是了。”
太宰话音落下后的两三秒里,中也慢慢地睁开了眼,适应了光线后哑着声音回道。映入眼里的太宰近在咫尺的那张大脸让他不禁蹙眉,呼气全部扑在对方的脸上,这个距离他只要再把头稍微抬高一点就能与其接吻。
“你知道我醒着?”
中也抬手一把推开太宰的脑袋,然后直起了身子,边撩起黏在额上的刘海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双湿润的蓝眼睛里的些许困倦还未消退。
“是啊,我走进来的一瞬间信息素的味道都变浓了。”说着太宰指了指洗手台上的熏香瓶,“这个你放的?”
“嗯,今天红叶姐硬塞给我的。”中也又打了个哈欠,“说什么能安定情绪之类的,记不得了……只是本来做完搞清理就很累,泡澡闻着这个味道更加想睡觉了,就眯了一会儿。”
“这可不能成为你耽搁我洗澡的理由噢。”太宰弯了弯眼睛,然后开始脱衣服——他缠着的绷带在之前做事时就已经被他拆掉了,现在身上就一件长外套加上一条内裤。
“喂,你干嘛……别进来啊!”
“为什么不能进来。”太宰很无辜地朝着他眨眼,水位随着他的进入上升着,最后慢慢溢出了浴缸,滴滴答答地流到了地板上,“这么大呼小叫搞得跟我要对你做什么一样,明明爱都做过了。”
“这性质才不一样吧……算了,你一进来就好挤,水也脏了,不泡了。”中也只觉得自己现在睡意飞走了不少,他扶着浴缸两边站了起来,一条腿跨出了浴缸,第二条腿刚准备跟着跨出去时他突然重心一个不稳,那只攥住他手臂的手用力将他往后一拉,他就“扑通”一声又摔回了浴缸里,水花四溅。
“痛……太宰你搞毛啊?!”
中也揉着腰有些气结,好巧不巧摔进了太宰怀里,后者的手臂趁机从他的腋下穿过环住了他,两条腿还夹住了他曲起的大腿,明摆着不想让他走。
“诶,一起泡会比较有意思吧。”太宰暧昧地附在他耳边轻喃,嘴唇有意无意地摩挲他的耳廓,“你再乱动我挠你痒了。”
中也的身体僵了一下,很快便放松了下来。他小心地向前挪了挪身子,试图和身后的人拉开一点距离,如此反复可终不成功,他就也干脆放弃了挣扎,自暴自弃地靠在了太宰的怀里。其实这个浴缸挺大的,就算是两个人也不会有多挤。
太宰拧开水龙头,热水哗哗地流了下来,水位再一次漫过了胸膛。中也第三次打了个哈欠,脑袋枕着太宰的颈窝,有点不舒服,当枕头使是有点勉强,可他的睡意现在又重新飞回来了,并且他还有越来越困的趋势。
“中也。”
“……嗯?”
“你腿好短。”
“滚。”
中也软绵绵地骂道。
视线越发模糊了,不知道是重新腾升起的雾气还是他渴睡才导致的。太宰信息素的味道和薰衣草的香味搅合在了一起,窜入他的鼻腔,使他的脑子愈发昏沉起来。全身的力气都仿佛流失了,热水泡的他整个人发软,他支撑不住地合上眼。
“太宰……”
“嗯?”
“别用你下面顶我……”
他语气不稳,滑过舌头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不觉得像是自己说出来,对方回答了什么他也没听进去。
好困……
这回他是真的睡着了。索性太宰还有点良心,没让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在浴缸里而是躺在床上,既然还有点良心那为什么不一起帮他把衣服穿了。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