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我说我杂食第二没人敢第一

一口不成功的睦皋粮

ooc注意 很短 看着玩就好


以为会是很冰凉、很不真实的触感,却出乎意料地感受到了温暖和柔软。双唇相贴的片刻明明惊喜地尝到了不输于巧克力的甜腻味道,分离后嘴角竟留不下一点点的余香。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硬要形容的话,就是稍微有点,不可思议。
到底还是纯情的没有接吻经验的小男生——皋月很坦诚地红了脸,神色紧张,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放在被子外的手也无意识地揪紧了被套。
与皋月不同,被突然亲吻了的睦月反而只经历了短暂的惊讶就恢复了从容。他们两个躺在床上,侧着身子面对面,两双浅碧色的眼睛,一双带着明显的无措,一双带着浅浅的笑意,视线难以避免地交叠在了一起。
“这是……皋月新的恶作剧吗?”
“才不是……!恶作剧什么、的……”皋月立马辩解道,声音在对方的注目下不由自主地越来越轻。他咬了咬唇,下一秒紧揪着被套的那只手就被对方的手轻轻覆上,他愣了下,手松开的瞬间对方便顺势与他十指相扣。
“那是认真的?”
睦月一边问着,一边将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形。他的额头抵上皋月的额头,鼻尖挨着鼻尖,每一次温热的呼气都能洒在彼此的脸颊上,有些痒痒的。而皋月的呼吸要紊乱一点,他张口,对于睦月的问题想回答些什么,但话语哽在喉咙里不上不下,进退两难。
“不想回答的话也可以不回答哟。”
睦月抽开了与皋月扣着的手,转而抚上后者还微微发红的脸颊,接着凑上前去,完成了这个晚上的第二次接吻,简单的嘴唇相贴,好似不带一丝杂念,可又有难以言喻的情感沉淀在了彼此的眼眸中,看不真切,朦朦胧胧。
“其实我知道的,皋月。”
他唇角翘起的弧度就跟方才的亲吻一样温柔到令人着迷的程度。他看着仍未反应过来的皋月,嘴唇翕动,一个音节一个音节,无声地吐出单纯又青涩的爱语。
Daisuki。
最喜欢你了,皋月。
终于缓过神来的皋月,慌乱地翻了个身不去看自己兄长那张温柔的笑颜,卷着被子一起咕噜咕噜滚到了床的边缘。他将身体蜷在一起,头捂在被子里,声音听上去闷闷的。
“睦月……太狡猾了啊。还有……”
他顿了一下,也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偷偷地笑了起来。
“我也最喜欢你了,睦月。”
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与幸福。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