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随着时间腐朽

无题 安利向(酒茨)

大多都是19级剧情的台词 卖个酒茨这对cp的安利而已()
ooc属于我



他说,能填满他孤独的人,不是我茨木童子。
话音落下我一瞬间愣在原地,作不出任何的反应,直至目送他从我眼前离去,我才如梦初醒般低声喊了他的名字。
自然是得不到回答了,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涩味蔓在我的喉头,活像误吞了一颗没熟的李子,不上不下。
后来,他又说,他身边没有朋友、也没有女人,唯独酒可以排遣他的孤独。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眶泛红,一边说着还一边不停歇地一口一口灌自己酒,身上的酒气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浓烈,衬得他此刻愈加颓废。这样的酒吞童子,这样的酒吞童子啊,已经不复当年的强大,不复当年我追求憧憬的模样。
我又恨又悲。
我恨那个使他变得这般脆弱的女人,又悲于无能为力的自己。
我做不了任何的事情,想尽办法去帮助你,被你冷眼相待、避之千里,填满不了你内心的空洞,也排遣不了你的孤独。
我们也再做不到像以前那样月下饮酒三两杯,再做不到像以前那样战意盎然斗个不休不眠。为什么非得因为一个外人,连交谈都变得奢侈,连战斗都变成逼迫。
难道我就不能安慰和陪伴你吗。
我垂下眼睛,抬高声音问他,却依旧没有得到回答。
不回答也罢,我也早就知道答案,对方现在心心念念的只有他爱上的那个女人,除了那个女人以外,恐怕任何或人或妖所谓对他的“安慰”和“陪伴”,对他来说还没有一盏酒的存在意义大。
我闭上眼睛,一声长长的、长长的叹息无形地消散在空气里。
可我仍是会一直追随他,厌恶我也好,躲避我也好。其实从初见他并败于他强大到令人战栗的力量的那一刻起,我就清楚无法自拔的一切便有了个开端。
那是源于我内心叫嚣着的最真实的念想,被他折服,被他支配,臣服他,深爱他,将一切交付于他。
这是我对他一点卑鄙的、自私的欲望。
也是我对他一点卑微的、自愿的情感。
我的挚爱啊,酒吞童子。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