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树

我说我杂食第二没人敢第一

无题(晴明x妖狐)

如你所见这是一个拉郎
抱着“明明脸狐对美丽的事物有病态执着那为什么对晴明没有感觉我觉得晴明也很美丽啊!!”的想法然后写了这个
ooc ooc ooc 重说三




“我不是说了,如果你再出来作恶我就会除掉你了吗?”
“你怎知小生出来就一定是作恶呢?”
真是一位不速之客。
对方边说着边把玩着手上的折扇,语气似是隐隐携着笑意,一张奇异的面具遮住了他的大半面庞,看不见他的表情,唯见他的嘴角微翘。
妖狐说出的话从来都琢磨不透究竟是真是假,狐狸是狡猾的生物,狐妖也一样。
所以当对方表明他改邪归正想要跟随自己,并说原因是跟随自己会遇见更多美丽的少女之后,晴明也没把这些话全都信以为真。但晴明还是好整以暇地颔首同意了——如果他再在自己面前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大不了画符把他收了便是。
这只狐狸跟随自己的真正目的,晴明还是很有兴趣想要知道的。
意外的是妖狐还真的两个月来一直乖乖跟在他身边,一个风刃一个风刃挥得很是卖力。除了每次外出碰到鲤鱼精或者跳跳妹妹之类的妖怪他总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却也没再作出要将谁制成标本的惊悚发言,也未有过出格的举动。
晴明并没有忽略妖狐偶尔向他投来的有些异样的眼神。他假装不曾发现,其实从这两个月来妖狐各种有意无意朝他身边贴近、似在确认着什么的动作来看,他已经猜到了几分。
不过这恐怕也不是妖狐最开始的目的吧,发现自己身上有狐妖同类的气息只是对方计划中意外的一环。
晴明始终对妖狐心存不信任,偏偏表面总是能自然摆出信赖对方的神情。兜兜转转倒也分不清到底谁在给谁下套,谁在降低谁的警惕性,最终先按耐不住想要出手的那方会先一步满盘皆输。
而晴明的耐心向来很好。
开头便说过,狐妖都是狡猾的,而晴明虽然现在的身份是阴阳师,可他身上也可是淌着一半狐妖的血。
“小生是被你摆了一道呢……你从什么时候发现的?”
事情终于是在某个夜晚有了进展。
被“缚”束缚住的妖怪动弹不得,那张面具也在刚刚短暂的交手间掉落在地,露出一张漂亮得有点过分的脸,只是散乱的银发让他看上去稍显狼狈。
“一开始。”晴明放下手中的书卷,抬眼看向妖狐,书案上那盏点起的烛灯给他同样姣好的脸庞镀上朦胧的线条,火苗映在他的眼中跳跃着,把他眼中淡淡的莫名的笑意融得看不分明。
“……不愧是……你啊。”
妖狐被晴明的回答噎了一下,好半天才从齿缝里憋出这样一句话。
“不,谬赞了。”晴明勾了勾嘴角,“为了把我制成标本,你忍了两个多月也是幸苦了。”
“我唯一不懂的一点是,你为何会选上我。”
妖狐沉默了许久没有回话,金色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晴明,晴明也大方地对上他的视线。这不是晴明第一次看见妖狐面具后的脸,但这是他第一次认真仔细地看。
要是妖狐脱掉面具和女性搭话的话,大概无论是人是妖都很难拒绝吧……他漫无目的地想着,见妖狐还不回话,曲起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叩击着案面,也没有主动开口打破这片沉默的意思。
“你接下来会拿小生怎么样?”
这话题转得着实生硬,罢了,不想说就罢了,他没有逼迫妖的习惯。
他轻轻叹了口气。
晴明到最后心还是软了,没有直接收了妖狐,而是让他继续跟在自己身边。输给了自己两次,怕是不会再起歹心了。
说实话,那天夜晚得知妖狐的真正目的时,他是非常讶异的,毕竟他从未往这方面考虑过。因此他把妖狐留下来也没考虑过自己会真的被对方带动着动了情。
狐妖大多都长得极为好看,并且天性媚人。前者晴明是早早知晓的,后者是有了亲身体验才懂的。


-没有然后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东西-
2016/9/29 下午

评论(3)

热度(41)